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芬蘭的志明

MIKA走路很急,邊開車邊打手機給同事交代事情,講話速度很快。年逾五十的他身材不高但體型結實,聽說是高爾夫、FLOORBALL與游泳高手。八月底芬蘭舉國剛放完整整一個半月的夏日長假,但MIKA先生絲毫沒有剛收假慵懶的神情,感覺上像急性子,赴員工餐廳前說:「待會兒你們跟著我作就對了。」MIKA的年輕同事PIERI在停車場迎接我們,還客氣地要我們包涵自助式服務。 我們一起到消費研究中心的員工餐廳用餐,其實也是台灣很常見的形式—排隊依序拿餐點,餐後自助將餐具、廚餘、資源與垃圾分類。電梯裡兩個芬蘭人稍稍討論起來,PEIRI說很多員工反應希望自助餐廳改變型態,MIKA卻說他要捍衛自助精神。台灣人難免納悶起來:「這有值得辯論嗎?難道是歐洲自助餐形式不多?」回想起來,英國連大學校園餐廳也沒見到自助式,還要自己收桌子、餐後分類,眾人都是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 芬蘭是被瑞典統治數百年,近代又被俄國統治一百多年,直到沙皇被推翻才趁勢獨立的年輕國家。在廿世紀上半的兩次世界大戰芬蘭也被捲入,因此發生內戰,地處僻寒難以維生,曾經讓四分之一人口都移居美國。戰後半世紀,芬蘭卻成為最富有的國家之一,物價貴得嚇人,競爭力評比傲視全球。 餐間討論時提到我到芬蘭兩三天的幾個疑問:芬蘭語明明跟英語差很多,為何人人都能講英語?(猶記得去ESPOO問路時,一位阿桑說,我要趕火車,你們去問別人,別擔心—Everybody speaks English!)PIERI說,「因為我們看很多電視,尤其是美國影集。」為什麼芬蘭人熱愛科技?MIKA說,「可能因為我們沒有歷史,跟美國一樣,我們沒有包袱,沒有無謂的自尊,熱愛嘗試新事物。」 這兩個問題也出乎意料地給我cultural shock。在英國最避諱(因為是事實又不願意承認)講的話題,就是美國化。想也可以體諒,叫英國人承認自己已經失去呼風喚雨的影響力,只能淪為美國跟屁蟲,真是難以承受之重。來英國之後總覺得美國形象都是負面—資本主義的惡魔,軍事擴張的元兇。之前BBC有則新聞還提到一位美國年輕女人抱怨,倫敦根本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城市,被知道是美國人以後,每天慘遭諷刺、侮辱,而且交友困難。 MIKA對我們簡報他的研究計畫時,談起美國、英國與歐陸風格的差異。美國被英國批評膚淺,但是美國論文一分鐘就可以看到重點,英國論文卻要看兩三個小時。「像我們這種經常與業界合作的研究單位,人家那有空慢慢看你的論文?」我想起維也納教授Ruth Wodak說過,德文圈寫論文一定得從康德、黑格爾講起,寫十幾二十頁後,如果你還能堅持下去,那才可以開始寫你要討論的主題。這樣說來德國論文大概要看個三天才看得到重點吧?我問MIKA是否跟德國人合作過,答案是有,而他的感想是:They are historians.
MIKA信奉工作與休閒平衡的價值,他一邊抱怨我老闆E姐老是在工作,老是催他進度,又自豪地說「我們(芬蘭人)工作效率好,有設計敏感度」。言下之意就是批評英國人效率差又欠美學修養啦。至於MIKA是左派還是右派,我搞不太清楚。他是當前執政黨、工黨的支持者,捍衛自助精神,贊成福利國度。他也非常國族主義,過去瑞典語總是被視為高尚、是統治階級的語言,芬蘭語則被視為粗鄙、嘈雜,現在芬蘭仍通行兩種官方語,所有路標都有芬蘭文跟瑞典文並列(見圖)。MIKA希望在不遠的未來,瑞典語可以徹底在芬蘭消失,他堅持博士生要用芬蘭語寫論文,他也抱怨芬蘭採用歐元,失去自己的貨幣。 芬蘭的志明吐露出芬蘭的特色:重視草根又著眼國家利益。一方面深受瑞典影響,信奉福利國家價值,一方面又以美國化自豪。這種務實性格,跟台灣還頗為接近。套句我老闆A伯的名言:This is the reality. 左右二分法太粗,大概多數人都是兩邊各有一點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