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瑞典的一點想法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丸子居住的公寓。第一張照片是西港區拍的公寓,不過丸子住的公寓也很有規模,跟許多瑞典的住宅區一樣,這公寓是向建設公司承租,五層樓的建築,地下室有腳踏車停放室、洗衣房、

烘衣房等公共空間與設施可免費使用,社區內的每戶人家都要排班洗衣服,而且不是先搶先贏,照規定是有小孩的家庭一週可以洗兩字,反之則只能排一次等等(見第二張照片)。想來還有許多其他細部的規定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瑞典政府不樂見過度競爭,建設公司執照是特許的,也因此具有半官方的角色。

邊參觀邊想,在台灣買房子總是要標榜零公設,最好花錢買的每一吋土地都是自己的,原本有陽台的也要改造,拼命將室內空間往外推到最大。這大概是台灣人口太稠密、空間太小。另外,除了日月潭旁,我好像沒見過哪裡的人有閒情逸致像西班牙人一樣坐到陽台上曬太 陽看往來人群,或像瑞典人一樣把晚餐都拿到陽台上吃,好好抓住夏天的尾巴。也許台灣太陽太毒、空氣太髒,人們想盡辦法躲太陽'戴口罩,逼不得已才在陽光下露臉。

長期在社會民主黨下執政的瑞典,跟台灣風貌差很多。社會福利完善是令人欽羡的一面,但瑞典稅賦超重、規定也爆多,比方說房子的第一任房客永遠不會被趕走(這是聽友人說的,詳情還得查相關規定),新來乍到的租屋者等上半年一年都不見得有房子住。擁有首任租屋權的人雖然沒有所有權,卻是擁有了一項非常值錢的權利,即使買了新房子也捨不得輕易放手。依法這位第一手租屋者若自己不住,只能讓給二等以內近親,但大家哪來那麼多親戚,最常見的解決方式當然就是私下租人,這對瑞典來說就有點像「黑市」囉,因為是檯面下運作的嘛。 有人說這樣可以保護無殼蝸牛,我卻覺得瑞典把租屋這種本來可以透過市場機制調整的事情搞得這麼複雜。若嫌「活絡房地產市場」的說法太資本主義,僵化機制對新來的移居者也太不友善了。唸社會學以後我已經不再對市場機制很鐵齒,但是太往社會主義的極端邁進也不見得是好事,稅抽得高之外,也造成不效率跟浪費。瑞典社會民主黨在最近一次選舉中落敗,顯示瑞典人也想換換口味。

台灣人的想法是我一直搞不懂的。一方面早養成不信任政府的心理,稅當然越少越好,一方面遇到事情又老巴望政府出面,政治上標榜的三民主義社會主義色彩濃厚,經濟上則是一邊計畫經濟、一邊又跟著老美走資本主義的路。台灣的政黨搞統獨都搞不完了,對於左派右派應該就也是含糊打昏仗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