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消滅貧窮先消滅貧農

英國首相布萊爾最近為二零零一WTO杜哈談判共識註解:「讓貧窮成為歷史。」之所以能說得這麼豪氣干雲,是因為世貿組織背後有一群崇尚自由貿易的經濟學家背書,包括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組織在內的學者們相信,如果全球經濟完全自由化,所有商品自由交易,貧窮國家將受益最多。估計十五年內發展中國家將可獲益八百六十億美元,幫助三千萬在貧窮線邊緣掙扎的饑民脫離窘境。 然而經濟現實不像計量模型那麼簡單。自二零零一年以來,窮國因自由貿易而受惠的程度遠低於估計,富國對境內的農產品補貼,大幅壓低國際物資價格,依比較利益原則而定下的採買價格,更讓仰賴農產品輸出的窮國農人生計受到嚴重挑戰。在香港回合談判前,世界銀行(World Bank)不得不承認,先前的估計是太過樂觀了。 舉例來說,世貿組織要加勒比海國家別再生產糖和香蕉,因為巴西和阿根廷生產的蔗糖、香蕉便宜四成以上。香蕉是歐洲消費者的眾多選擇之一,卻是牙買加小國的經濟命脈;另一方面,南美洲香蕉可能食之無味又濫用殺蟲劑,但他們當然非常便宜。現實逼迫牙買加蕉農關掉果園,沒錢送小孩上學、沒錢買食物吃,被迫偷渡進美國打工。沒錢的人難免鋌而走險,因此犯罪增加、毒品氾濫、社區瓦解。牙買加工人忿忿的喊:「把血吸光了,談甚麼受惠?」當地記者也不禁在報上疾書:「便宜香蕉的代價何其高!」 先進國家指責開發中國家的關稅壁壘,窮國則反過來指責這些有錢國家的農業補貼才是罪魁禍首。世貿組織下的共同農業政策容許富國對補貼境內農業,但補貼也導致過度生產,破壞全球農產品的價格,貧窮國家的農人無以維生。依照英國的公益組織Oxfam統計,歐盟補貼境內的每頭牛每天二美元,比烏干達農家一天的生活所需還高。 種植棉花是西非布吉納法索最主要的經濟活動,棉花出口是外匯主要來源,也是多數家庭經濟唯一支柱,估計有兩百萬人以此為生。西非國家的棉農大多數都是五公頃以下的家庭規模,比不上美國大農場的生產效率,而美國每年給國內兩萬五千名棉農補貼金額高達三十四億美元,比布吉納法索全年的國內生產毛額還高。美國棉花因大量補貼而超額供給,國際棉價下殺苦的不是美國人,而是西非一千二百萬依賴棉花維生的農戶。 這些現實不免讓空有理想但紙上談兵的經濟學家感到尷尬。世貿組織的擁護者反駁,先進國家仍有對貧窮國家直接補貼,例如今年歐洲各國對非洲國家的過往債務大筆勾銷;而且全面取消農業補貼,只有利於巴西、中國、印度等大型開發中國家,對於尼泊爾這種幾乎沒有出口的國家而言,棉花、香蕉的價格下壓對消費者其實有絕對好處。實際上,2003年布吉納法索收了美國一千萬美金援助,但因棉花補貼政策損失了一千四百萬美元出口外匯。非洲只要能在世界貿易額佔有百分之一的比重,每年可賺進七百億美元,何須施捨補貼。 經濟發展非得依靠自由貿易嗎?哈佛大學經濟學家Dani Rodrik持懷疑立場。他以墨西哥跟越南為例,前者緊鄰全國最大消費市場美國,1992年加入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每年經濟成長很少超過1%,實質薪資水準下滑。反觀連WTO都沒加入的越南,過去二十年內每年穩定以5%的水準成長,貧窮人口大舉降低。事實上過去半世紀以來經濟快速成長的國家靠的都是內需,即使像台灣、南韓採取出口導向國家,也透過關稅保護、限制資本流出、國有事業以及金融分配的手法來保護母國產業。 Rodrik更指出,近來經濟成長最受矚目的中國,從一九七零年代以來的成長歷程,幾乎違反每一條經濟學教科書裡的要項,反觀信奉自由經濟的拉丁美洲國家,完全私有化、取消外資限制,這些激進改革反而帶來經濟動盪,多次陷入金融風暴。已開發的工業大國當然毫無保留的擁護自由貿易,因為這樣最有利他們的企業將產品賣到世界各地,但發展中國家的嬰兒產業需要適度保護,才能與已開發國家競爭。 世貿組織宣稱能消除貧窮,但各國代表還是以自身利益為考量各懷鬼胎。談判桌上當然是富國佔盡優勢,英國左傾的衛報即戲稱:「歷史明證,輕易接受華盛頓或布魯塞爾的要求絕對是不明智的。」台灣從香蕉出口成長為電子出口大國,可以深刻體會小國在全球化下掙扎求生的艱辛。WTO協議對國內農業的衝擊效應已經顯現,老農除了自娛「無米樂」之外還能有甚麼突圍管道,值得政府更細膩的關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