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一無所有!」 法國暴動具有重大啟示作用

十月底兩名非裔的法國少年在巴黎郊區以為遭到警察追趕,意外闖進高壓電網慘死。積壓已久的憤怒引爆,郊區貧民區的青少年都加入暴動,並擴大成為全國性的動亂。不到廿天內就有超過八千五百轎車被燒毀,逾二千七百人遭逮捕。總統席哈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動用1950年代在阿爾及利亞實施的宵禁令,擴大警察權來鎮壓。但效果並不如預期,動亂進一步擴大,席哈克不得不延長緊急狀態為三個月,他軟硬兼施地要父母管好小孩,並呼籲正視國內的認同危機。 年輕人找不到工作,被迫以暴力發洩不滿,被認為是暴動形成的主因。由於法國勞動契約僵固,在職者獲得優厚保障,老闆不敢輕易解雇員工,年輕人也難以進入職場,頂多只能擔任臨時雇員。捍衛市場自由化的經濟學者建議,趕緊廢除最低工資和薪資稅,掃除稅繳得比薪水還多的怪現象,排除就業障礙,「就業是最好的融合方法」。 法國除了勞動市場僵化,族群差距懸殊的問題更是關鍵。法國法律規定人人平等,因此法國沒有「少數民族」,不同族群的地位理論上是完全平等的。問題在於社會現實不因為法律規定而改變。 十五至廿歲的法國青少年失業率超越廿%,暴動發生區域年輕回教徒的失業率更高達五成。多少履歷表因為一個回教姓名,或郵遞區號來自少數族裔聚居地區,連看都沒看就被丟進垃圾桶。即使通過書面審查,膚色和口音也會在面談時現形。法國智庫推估,少數族裔的失業率至少比全國平均值高出三倍。 汽車被燒毀、銀行與警察設施被破壞,理髮店和披薩屋則安然無恙,看看被攻擊目標就可理解他們想傳達的訊息。參與暴動的青少年說,「如果不這樣,沒有人會聽我們說話。」「我們父母他們太窩囊了,只知道忍氣吞聲,情況完全不會改變!」 種族歧視多少存在於世界各地,但在法國特別反諷。因為法國是不承認種族差異的存在,絕不會以「阿裔法人」、或「非裔法人」來稱呼少數移民的第二代,因為他們都是「法國人」。法國驕傲地宣示平等的共和精神,所有移民都能享有完整的公民權;相對地,少數族群也被禁止在公開場合展示處於自己民族特色的服裝或儀式。回教女生被禁止在公立學校戴頭巾便是一例。 在法國進行任何族群或宗教的人口統計都是違法行為。一般相信法國擁有全歐洲最大的回教人口,但確切數字始終是謎。法國的同化政策有別於英國、荷蘭的多元文化主義。英國或荷蘭鼓勵少數民族展現他們的自我文化,但法國禁止在公開場所展現宗教服飾或儀式。強調「人生而平等」,法國國會沒有所謂的少數保障名額,沒有任何一位國會議員出身阿拉伯裔或非洲裔。白人掌握所有權力,除了足球明星外,黑、棕膚色的法國年輕人找不到任何角色典範。經濟與社會的連結被切斷,完全地邊緣化,少數族群被逼到無退路只好發狂。 閉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的方式,並無助於消弭社會上實際的不平等與歧視。戰後四、五十年,移民的第三代子女在法國出生、不會講法文以外的其他語言,但他們不自認為是法國人。近幾年來歐洲熱中推動歐盟市場整合,企業投資與就業機會都移往東歐國家,首當衝擊的更是這批阿拉伯與非洲裔年輕人。 內政部長Nicholas Sarkozy是競選下屆總統的熱門人選,他形容這些郊區青年為「雜碎」、必須以鐵腕儘速「清除」,因而被憤怒青年視為眼中釘。其實從其高民意支持度可知,Sarkozy只是透露多數法國中產階級的真正想法而已,少數族裔從來沒有被真正融入法國社會。 法國例子反映族群衝突在歐洲仍是個棘手難題。英國的多元文化主義也不能說成功,今年七月七日倫敦爆炸案的兇手,就是在英國土生土長的第二代移民。歐洲向來以白人與基督文明為中心,但二次戰後大量移入前殖民地人民,舊居民面對膚色、文化、信仰均有極大差異的新移民,排斥與歧視所衍生的社會衝突從未間斷。移民縱使為了生計移入歐洲國家,也因當地的排外氣氛更牢牢抓緊固有文化,依靠舊有的歸屬感來撫慰心靈。 法國經驗對其他國家也是重要一課:族群衝突並非刻意不去談論就會自然消失,法律也無法阻止社會隔離。台灣長久以來的族群爭議或許可以從中學到一些啟示:對族群與階級衝突視若無睹,否認問題存在,可能使社會更加對立;正視衝突並尋求彼此都可接受的途徑,或許才能稍解台灣族群政治的亂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