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蠻牛VS國票

想起了我那作著零星小生意,沒有受過高深教育的媽媽。那年她省吃儉用跟的互助會被惡性倒閉,唯一的女兒才剛從研究所畢業還沒拿過一份薪水回家。她看了九二一的新聞後痛哭流涕,家裡可用的物資都盡量整理出來,僅有的一點點積蓄也支援了賑災。 也想起了過世多年,生前開計程車為業的父親。那時我們家庭收入有限,出門能省則省,記得有次去了小琉球跟澎湖,他堅持要搭計程車也不殺價,我罵爸爸浪費,他卻說這樣是有理由的:「平時有人照顧我們,有機會也要'交觀'一下別人,大家都是艱苦人。」 蠻牛事件的受害者,跟我的父母一樣,都是台灣底層的小人物。他們勉力的生活,兢兢業業只求溫飽,還是滿懷對人的關愛,對職業的敬重。 這兩天發生的林華德自肥案,被解職還召開臨時董事會要拿千萬退休金,列席董事都是大學教授、前任財長級的高薪專業人士,當然很多為都是林華德的學生、學弟,也是我的台大經濟系的學長們。其中東吳大學的鍾俊文被記者問到為何同意這件退休案時,他的回答是:「當時林華德放棄台大退休金來救國票,現在拿也是合理的。」 鍾俊文替林華德抱不平,其他董事覺得一千萬沒多少,他們大概忘記幫林華德算算從教授改任董事長的收入增加幾倍,足以操縱金融業的影響力,還有葉素菲從帳上蒸發的六十億是不是在瑞士某個帳戶等他們老夫老妻未來享用。 一、兩千萬元是多少錢,我其實沒有很具體的概念。因為小時候家裡存款最高紀錄從不超過廿萬,直到我開始工作,出國留學前把貸款和存款累積起來去申請財力證明,才看過一百萬元以上的餘額。對於因為哥哥喝了毒蠻牛過世而拿到十萬元慰問金的弟弟,差點活不回來卻惦記著要請假的受害者,還有相信林華德所鼓吹的國票金前景而買了幾張股票的許多小股東來說,一千萬元真是個天文數字,卻在幾個大人物私相授受下,被處理掉了。而且他們說,這不違法、也沒什麼。 是不是古典經濟學不談道德,才讓這些經濟大師們失去做人的格調? 這些老學長們真令我覺得噁心羞恥,幸好還有許多在底層真誠生活著的小人物,讓我保留一絲身為台灣人的驕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