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地方記者美麗與哀愁

台北報社內勤的長官,不知中橫的路況有多壞,不知信義鄉落石多恐怖。他們只知道,要有現場照片。仁愛鄉的面積比彰化縣還大,仁愛鄉的森林大火,地方記者知悉後,開了五個小時的汽車,到林班地的火場,只停留十五分鐘,來回開了十小時的車程,只為了那張森林大火的照片。 七二水災過了一星期,一名報社的記者,沿行新中橫下山發稿,突然看見前方山壁有落石滾下,急踩煞車,全速倒車,在五十公尺外的路邊平台躲避。待落石過後,這名記者已嚇出一身冷汗。生死就在這一線間。但沒有時間休息,他徒手搬開路中的石堆,撥開一條路,汽車勉強輾過,底盤因而受損,花了一萬多元修車,當然也是自掏腰包。 沒錯,報業競爭,每家媒體都希望能有獨家的新聞圖片,只是當救難協會以全副武裝的配備入山時,記者卻是最陽春的裝備,以肉身在風雨中搏鬥。大家都很健忘,在長官催逼的壓力下,平宗正的教訓,很快就會被遺忘。 跑新聞或跑業務? 蘋果日報去年登陸後,台灣的報業市場好擠。在市場競爭下,很多報社要求記者,協助拉廣告、推廣業務;上焉者,對廣告業績好的記者,核發獎金或年度考績從優。下焉者,對記者分配業務額度,沒有達到績效,被檢討、或影響考績,已是普遍的現象。 近來常見銀行員開始賣現金卡,農會員工賣白米和農特產品,中華電信也要求員工,推銷ADSL;協助推銷自己公司的商品,是上班族很普遍的現象。但記者的職責,在監督握有權勢的人,揭發社會的不公不義。要記者向採訪對象,推銷報份或拉廣告,或許比業務部的外務員來得直接有效,但這樣的互動關係,記者往後要如何下筆。 曾有一名新進的記者,對報份推廣打不出績效,而憂心忡忡;被當地的議員知悉後,主動示好,把十份配額全吃下來,找親友或樁腳,每人訂一年;新記者感恩不盡,只是一開始跑新聞,雙手就被縛住了。 報業市場日蹙,報社經營的業務項目越多;有主辦企業界座談,有合辦農產品特展,更有引進國外名家的藝文特展,這些熱鬧的場面,背後都有一隻記者的手推進。報社不惜重金,引進歐美高檔的表演或藝文展出,說穿了還是要賣門票賺錢。 門票賣得最快的方式,就是讓記者去推銷,因此每一檔活動,一個記者常會分配給三、五百張門票。只是有時活動的場所在外縣市,門票拿來送人,都很少人大老遠跑去看,更別說賣票。正直的記者,找好朋友推銷;有些人直接找上教育局長,要求撥經費安排學生參觀,只要一所學校就足夠了。也有人找獅子會或扶輪社買下,招待貧戶學生參觀。只是一檔表演的門票賣完,記者的人情也快賠光了。 自備槍砲去當兵 坊間像樣的公司招募外務員,大都提供汽機車等。但地方記者採訪新聞的所有配備,都要自籌。從汽車、手機、數位相機、電腦、數位錄音筆等,全都由記者自己掏腰包買。開車跑新聞,油料自己加;打手機追新聞,電話費自付;電腦配件隨身碟,要自己準備。報社只要徵求記者,每天就會有好新聞出來,不必提供跑新聞應有配備。天底下有這麼輕鬆的雇主,有這麼廉價的勞工。這種奇怪的雇傭關係,實在是奇蹟。 很多大學生的第一志願,都想當記者。他們看到台北記者的光鮮亮麗,斥責官員時的暢快。如果他們知道,時下的地方記者,受到雇主如此的對待,要自備槍砲上戰場,真不知他們的新聞狂熱,是否受到影響。 柔性裁員 受到電子媒體的衝擊,國內報業普遍都在赤字中力爭上游。資方為了縮減成本,施行人事精簡。類似中時中部編輯中心的解僱手法已經少見,但在計畫裁員方案下,配合優退、優離辦法,鎖定幾名特定目標,每年裁掉5%的資深員工。年資高的員工,薪給較高,常被列為資遣的對象。 報社分區訂出人力精簡辦法,如桃竹苗要再減三人,主管即鎖定幾個對象,或道德勸說,或調離故鄉。有些資深記者不耐騷擾,即依優退、優離辦法,自請離職。這種「柔性裁員」,讓記者感到恐慌,他們紛紛打探,「年底要裁幾個人?」「會不會是我?」 民粹的可怕 民粹抬頭,讓地方記者處理新聞,感到縛手縛腳。 消費者文化基金會去年11月公布,國內某知名廠牌的茶葉,被檢驗出殘存農藥過高。新聞見報後,各地開始批判茶葉噴灑農藥的問題。早在幾年前,即有國內學術單位檢驗出,某個產茶區的高檔茗茶,殘存農藥過高。這份報告記者人手一份,只要有人報導,即是大獨家新聞,只是沒有人敢寫。因為,它的後果是,隔天可能有一大群茶農,在報社樓下叫囂了。被退報事小,可能連自己的頭路都會被砸掉。 這種民粹的問題,不是報社挺不挺你。如果連學術單位,都會更改檢驗報告。農政官員都站出來大吃特吃,證明「農藥只是一場誤會」,那時,報社恐怕也無法挺你。台灣的民粹,讓地方記者卻步,明知地方有那些久年沈?,卻沒有人敢去碰。否則,雲林縣的記者,哪會不知古坑咖啡,賣的是進口混合咖啡,但就是不敢碰。 這還是柔性的民粹,像地方派系下的政商糾葛,地方記者無人不知,但很少人去觸碰。經常見到《壹週刊》或《商周》等台北記者揭發地方政壇派系的黑幕,不是遠來的記者卡厲害,能挖得大獨家。而是地方記者,常懍於地方勢力,無法下手,只好講給台北來的記者聽,讓他們去操刀罷了。(本文作者林建平現任中部地方新聞記者,原文刊載於台灣記者協會2004年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