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父權陰影下的蔣方良


新聞媒體哀悼蔣方良女士,褒揚她堅毅的一生,報導中卻不自覺以父權的角度來詮釋。例如提到「一九四五年蔣方良在重慶『為』蔣經國生下第二個兒子蔣孝武」,而不是「蔣方良和蔣經國生下第二個兒子」,前者的敘述方式代表女人生小孩是為了男人,而非為了自己,孩子是丈夫的,妻子只是生孩子的工具而已。這種貶抑女性的說法十分常見,顯示父權觀念完全融入發言者的潛意識而不自覺。 從俄羅斯嫁到中國,蔣方良將中國的婚姻價值觀奉為圭臬,盡心盡力扮演好媳婦、好妻子、好母親的角色,為夫家犧牲奉獻一生,努力在公婆、丈夫與公共的壓力下求完美,卻在丈夫去世後,才從媒體得知他在外另有私生子。這位不求外名,只想依循傳統守候丈夫、兒子的女性,卻接連丈夫、兒子接連去世之際,恍然領悟過去大半輩子都活在謊言裡,其打擊之深,可以想見。 其實蔣方良若不是作為第一夫人的特殊身份,以及從俄羅斯遠嫁東方的傳奇,她的故事並不是那麼罕見。傳統中國的父系價值,要求女人「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由於子女從父姓,只有男性有財產繼承權與家族正統,女人生育是為夫家提供服務。這種思想不但造成重男輕女的觀念,連女性也將此內化為信仰,藉由不斷壓抑自己、犧牲奉獻,來求取家庭和樂,以及旁人的尊重。這種父權結構的壓力,隨處可見,在大宅院裡更加明顯,喜孜孜嫁入豪門,卻遭逢丈夫不斷外遇,最後離婚收場,或者鬱鬱寡歡度日,此種情節,台灣民眾應不陌生。 根據報導,蔣方良年輕時是一位積極、進取、口才又好的共產黨青年團團員,她一生最快樂的時光,應是在贛南與丈夫蔣經國一起奮鬥、同甘共苦的日子。那時的她熱情、樂觀、有親和力,並且積極參與政治事務,後來因為蔣經國不願妻子過問政治,加上蔣經國的地位越來越高,蔣方良逐漸變成一位與世隔絕、隱身於深深庭院的第一夫人。 鼓勵生育是台灣近來的熱門話題,但如果將女人壓迫在強大的父權結構下,只工具性地要求求女人的生育能力,忽略女性追求快樂自主的權利,聰明的女性為何要生小孩?從蔣方良女士的經歷看來,女人不怕吃苦,但渴望被尊重,有獨當一面的舞台。在哀悼蔣方良女士的同時,更該哀悼被父權壓力剝奪幸福的眾多女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