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正在穿越草原
關於部落格
Silverdale溼地保護區的水鳥仔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變了

在十七歲的時候爸爸突然間去世,我不知道要怎麼應對,就只好封鎖起來。父親去世的那天,我只告訴一個高中好友,請她幫忙請假,但絕不可告訴其他同學。後來 才知道,其實全班同學陪著我演了一年的戲,大家貼心地不問、對於我在音樂課、作文課間突然感傷大哭也視而不見,只是陪伴我。

 大一下參加了一學期的焦點成長團體,自我探索,對我來說確實是有療癒效果。高中上大學那一兩年間,認識新朋友頻仍,我總要「故意」說起很多小時後跟父親相 處的細節,因為不想接受父親已經不在我生活出現的事實。毫無道理地硬要逞強。一直到大二才突然對系上交情很好的同學兼室友tien說,其實我爸爸已經去世 了,換來她早已理解的眼神。我這粗魯人種身邊卻總有貼心人相持,大概是爸爸在冥冥間照顧我吧。

第二次再參加成長團體,卻覺索然無味。怎麼一堆人重複地自我探索,講一堆不是毛病的毛病,真是夠了。在我身心稍稍健康之後,什麼跟自我對話、心靈治療之類 的活動都引不起興趣,講半天還不如去做了吧。 所以,說穿了我還是個不喜歡寫日記的人,更何況是公開地寫。有位念外文系的學姐寫一手好詩,內容總是很深層也很憾人的痛苦,痛苦還得深深咀嚼重複在心中流 轉以想出修辭的過程,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種凌遲。不喜歡回顧痛苦,所以自知成不了文學作家。

我也不喜歡寫快樂的事,主要是我感受不太到快樂。這件事之前有寫 過,總之是個不沉溺於苦但也無法狂歡的人。 這樣的人寫部落格要拿什麼來寫?得意的事太招搖,世俗看來得意的事,在我可能天生有些缺陷的心靈過濾之後變得索然無味。悲傷的事難啟齒,攤開內心彆扭給識 與不識路人,有如公眾脫衣展現滿身肥贅一般難堪。重點是我自己都不願去想它第二回,怎可在部落格回味?平常的事太無聊,尤其來念博士班之後,鎮日與書、 羊、花草及牛糞味空氣為伍,要不散步走路徒手洗衣助夫做菜,要不就處於過度用電腦而腰酸背痛中。

總而言之,這篇目的在於昭告我的朋友們,有變樣板就不錯了。我也是靠著刺眼的粉紅,才能聊勝於無、稍稍提昇生命的彩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